新闻中心   News
联系我们   Contact
搜索   Search

兄弟圈、更止于“治者”

发布:2015-08-26 15:26      点击:
从本质上讲,兄弟圈是一种自媒体。同样是媒体,为何健康谣言众多于兄弟圈,而在群众媒体上很难生计?正如我们谙悉的,公共媒体有着相对老到的自律意识和监控程序。沿着这么的逻辑出发,假设兄弟圈也有着相应的自检和他检机制,那么健康谣言还会满天飞吗?当然,由于兄弟圈的特征,很难不时把关、层层控制,但总有启示在前:谣言也止于“治者”。
 
站在办理层面,起码要砍“三斧子”。一是科普的斧子。由于科普文章没有归入学术业绩考核系统,很多专业人士看到了谣言,但不肯花费精力写科普文章。在对专业人士提出品德恳求的一起,科普部门能不能挑起重担,拿出一笔经费,组织科普力气,或许与公共媒体加强协作,当令对健康谣言进行反应和反击?二是途径的斧子。作为自媒体途径,微信能不能承当起更多职责,加强对公共号的办理,树立谣言实时监控机制?三是监管的斧子。事实证明,谣言反面多有商业利益作祟。政府在对微信的监管方面,能不能完善监管机制,进步违规本钱,推动自媒体健康发展?
 
兄弟圈不是伪科学的集散地。任由谣言在飞,“微信”难免成为“危信”,“兄弟圈”也难免成为“兄弟圈套”。健康谣言止于“智者”,更止于“治者”。坚持疑问导向,侧重“智者”文明,更应建构“治者”规则。只要把兄弟圈归入文明和法治的圈子,这才不会让谣言污染了“兄弟圈”。